新闻是有分量的

张泉灵自述离职央视心路历程:感觉像离婚

2018-09-14 15:31栏目:创投界
TAG: 创投界

  关键字: 张泉灵 央视主持人 离职原因 离职率 离婚 心路历程 鱼缸 成为基金 创投界 咳血摘要: 中央电视台最近成为了最热门的“围城”,外面的人使劲浑身解数想挤进去,而里面的名嘴却纷纷辞职离走。9月9日早间,央视原主播、记者张泉灵发布长微博,记录自己从央视离职的心路历程。

  中央电视台最近成为了最热门的“围城”,外面的人使劲浑身解数想挤进去,而里面的名嘴却纷纷辞职离走。几天前,《新闻联播》主持人郎永淳递交了辞职信。

  2015年年初的一场“咳血”之症,让她开始换角度思考人生;《三体》和《大设计》中的独特角度,让她开始转变思维方式。她说:“如果好奇心已经在鱼缸外,身体还留在鱼缸内,心会混乱吧。”

  9日上午8时,张泉灵发表长微博《生命的后半段》,首次公开证实离职央视:“今后,我的身份不再是央视主持人,因为生命的后半段,我想,重来一次。”文中,张泉灵表示辞职之后将成为基金的合伙人,投入创投界。

  其实早在8月6日,曾经执导过三届春晚的央视导演哈文提出辞职当天,网曝央视主持人张泉灵已提出辞职,去向或是一家有众多大佬投资的基金公司。此前,央视主持人赵普曾发出微博,“打包祝福仨同行,郎永淳、李小萌、张泉灵”,似乎预示张泉灵辞职传言的真实性。时隔一个月,有关张泉灵离职原因及去向的传闻终于尘埃落定。9月8日下午,张泉灵离职央视后首次亮相,以紫牛基金合伙人身份主持今日头条的活动。

  有“北大才女”之称的张泉灵,祖籍浙江宁波,1973年出生于上海,199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德语语言文学系,1997年考入中央电视台国际部。在校期间主持了北大与央视共同制作的《中华文明之光》。进入央视后,先后担任《中国报道》记者、编导、主持人、2000年新版《东方时空》总主持人、《人物周刊》《新闻会客厅》等节目的主持人。

  张泉灵先后主持了跨世纪庆典的直播、张健横渡英吉利海峡、雅典奥运会、连战及宋楚瑜大陆之行等大型直播活动,同时还以记者身份深入到抗击非典第一线、罗布泊无人区、阿富汗战乱地震灾区等做连线报道。并连续多年担任《一年又一年》节目的主持人。张泉灵每每以其大气的表现和得体的谈吐,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成为央视具有大型直播节目主持能力的主持人之一。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后,张泉灵赴地震灾区采访。张泉灵用大量现场视频报道,证明了自己是央视最优秀的外景记者之一。她说话层次鲜明、逻辑清晰,既有外景主持的勇敢,又不乏职业新闻人的干练。2010年,她获得第十一届长江韬奋奖。

  9月9日午间,张泉灵又开始收拾行李,下午准备飞印度参观公司和创业项目。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她和记者聊起这个选择时,提到最多的词语是“好奇”。

  在离职前,张泉灵便好奇地接触了不少创业者,听他们的故事,了解他们看世界的方式,自己也越来越被互联网和创业所吸引。

  歇下来后,我就想去学潜水。一开始,我没把咳嗽当回事。其实,潜水时吸的是纯干空气,会加重咳嗽,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学潜水后,我咳嗽时就开始咳血,一口一口往外吐血很吓人。大夫也说必须赶回来查肺癌排除。

  我想了半天,到底要不要回去,后来想通了。如果真是肺癌,按照这种状态,回去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先把潜水学了。最坏的情形也就是这样了。

  这件事触发我去思考,发现人生有很多想不到的进程。你认为它是线性的,但也许未必。如果未必,就得自己想想是否有另一种活法。

  其实,在学潜水前后的时间里,我都在关注互联网,当时完全不是为了跳槽,就是好奇。一个很庞大、很新的东西渗透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但自己对它了解不深,心里就很焦虑,想去关注互联网对生活、生产、经济产生的影响。

  所以,当有一天我去猎豹时,傅盛安排了公司各阶层的7个员工和我聊天,从副总到普通产品经理都有,我很受触动。其实,拜访各互联网公司时,我也要求大佬们,“我想听听你的员工怎么想。”这不仅仅是在了解一个公司,也是在了解一群人怎么看世界,怎么看行业,工作状态是什么样的。

  张泉灵:台里当然希望我留下。可以说,没有中央电视台就没有我。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在央视的平台上做到的,包括我的好奇心以及满足好奇心的经历和眼界。

  跟领导谈想换工作岗位、换条路径时,很难开口。这种感觉特别像离婚。很难跟一起奋斗了那么久的同事们开口,说也许不能陪你们一起把这条路走下去了。因为大家都理解,这条路现在走得不像原来那么轻松,央视的发展受到了很大挑战,也面临着自己的变化。我还是有愧疚的,说好大家一起坚持,却没有陪大家走下去。

  领导花了很大力气劝,问是不是给的平台还不够。我说当然不是,是我自己看到了互联网给世界带来的新变化。领导、同事也有另一层担心:出去这件事靠不靠谱?家人也是一样的顾虑。

  我花了几个月时间来说服自己,确定此对我来说有没有那么重要。但大方向要对,就是互联网对这个世界的改变,这个大方向是不可阻挡的。大方向确定以后,无非是(失败后)在别的领域再开始,积累的都是经验。

  记者:你长微博中提到的“鱼缸”,很难让人不去猜想是否和体制有关,近年越来越多的央视人出走,选择了新的方式,你怎么看这些选择?

  张泉灵:不要把体制看成制度或框架,体制本质上也是一群人的思维模式。每个体制都有弊端,也有更有效率的工作机制。

  要说离职的话,我相信,任何一个互联网公司的离职率都要高于央视。所以,不要把个人选择归结为共性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央视对于培养一个人的视角非常有帮助。另外,我不会做“踏出这个门槛,扭头吐一口痰”这种事。

  其实,对创业者来说,难得的经验是谈判桌两头的经验。我创过业,也见过创业者,知道怎么谈判。两头经验汇集起来,对创业者来说是巨大的(财富)。投资人见过太多项目的生和死,他知道什么样的项目会死,当然所有的创新领域没人敢告诉你怎么会赢。但是其实在早期创业领域,你让项目“活”得更长,就是一种帮助。

  张泉灵:如果是自己搞一个新项目,42岁可能有点老。但对于投资来说还好,因为投资界的年龄普遍要比创业界的年龄老。

  我做了18年记者,积累了很多人脉。做投资有一点和记者非常像,就是要被迫了解各行各业的人,积累人脉。原来做记者时了解新东西的方法可能未必有效,但看人的方法论却是有效的。特别是在早期投资上,重要的是看人。

  还有,你不可能了解每一个行业,但做记者给我的经验是,当我不懂一个行业时,我一定能在24小时内找出一个懂该行业的人教我。

  “好奇”,也许是源于记者的职业探究。在离职前,张泉灵就好奇地接触了不少创业者,了解他们看世界的方式,自己也越来越被互联网和创业所吸引。现在,她已在紫牛基金新岗位上开始谈项目了。

  为进一步推动广东省大学生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线年版),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广东省委宣传部、南方网决定在全省普通高等学校大学生中开展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知识竞赛活动。